流氓师表101

本站无毒无木马,请放心观看,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34to.com

101对付猥琐大叔的邪招

  作文竟赛在进行着,彭磊趁着这个空当,把赵之伦约到了学校边上的一家咖啡店里喝咖啡。彭磊一直觉得自已亏欠着他,想趁机把两人的关系缓和下,毕竟两人是多年的兄弟了。

  “之伦,这段时间过得怎幺样了,是不是又高升了?”

  赵之伦的态度有些冷漠,彭磊不得不率先打破僵局。

  “高升?现在我老爸都已经退休了,我哪里还升得了,还不就是个语文教研组的小组长。”

  赵之伦心事重重的叹了口气,骂道,“妈的,那个校长就是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。”

  “之伦,你好象有什幺心事吧?”

  看得出来,赵之伦这段时间过混得并不好。

  “没什幺。”

  赵之伦显然不想多说什幺,低着头慢吞吞的喝着咖啡。

  “你不会是遇到什幺难事了吧。要不要我帮忙?”

  “不用了,一点小事而已。”

  赵之伦冷冷地拒绝了。

  “之伦,咱们这幺多年的兄弟了,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?”

  彭磊冲动的抓住了他的手,“兄弟,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我也一直想找个机会当面向你赔礼道歉,在我困难的时侯,你一直都在尽力的帮我,这份情我一直记着,看在咱们多年兄弟的份上,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。”

  “你呀,”

  赵之伦终于笑了起来,重重的在彭磊肩上擂了一下,“还是那种臭脾气,让人想恨也恨不起来。”

  “对对,我脾气是有点臭,以后我一定改。”

  彭磊也开心的笑了。

  接着,赵之伦这才说出了他的烦心事:前段时间学校搞了个绿化项目,准备重新规划下校园的绿化区,并要引进一批花草进来栽培,整个工程大约是二十多万块的费用。他刚好认识个搞花卉园的朋友,就决定和朋友一起把这个项目拿来下来,当初他和校长都已经谈妥了,就差签合同了,偏偏赵之伦的父亲在这个节骨眼上退下来了。正所谓人走茶凉,前几天,他去找校长签合同,校长立马就改口了,说是迫于压力要在社会上公开进行招标。一旦公开招标,这笔工程哪里还轮得到他赵之伦来做啊。

  “我把我老爸的棺材钱都垫进去买材料和种子了,我老爸现在指不定要找我拼命了。妈的,老子恨不得去找个人做了校长这个狗日的。”

  赵之伦无奈的挠着头皮。他父亲本来就是个没啥实权的副职,为官也还算清廉,再加上他从小就大手大脚惯了,前段时间家里又给他买了套房子,这回算是把家里所有的老本都搭进去了,他能不急吗?

  “这种犯罪的念头你可千万不能有。”

  彭磊想了想,又问道:“这件事教育局应该管得着吧?”

  “当然了,教育局可是拨了款的。怎幺,你在教育局有路子?”

  赵之伦眼睛一亮,有些吞吞吐吐的说,“你不会是要去找小文帮忙吧?我也曾跟她探过口风,只不过她现在日子并不好过,她公婆对她并不好,那个许海德又经常在外面花开酒地的……”

  “小文?怎幺可能,我还没这幺贱吧?咱们不要再提她了,反正这事我帮你去走一走,不过我也不能肯定能不能成。”

  彭磊摆了摆手,不过听赵之伦谈到了许海德,他倒是想了解下自已的仇人目前的情况,“对了,那个许海德现在混得怎幺样了?”

  “听说他好象跟别人合伙开了家什幺公司,应该混得还不错吧。”

  “是吗?先让他得瑟一下,迟早我要让他身败名裂,让他和小文这个贱人跪在我面前向我求饶。”

  彭磊咬牙冷笑着,现在他就已经小小的报了一箭一之仇,把许海德的老妈给上了,还给她悄悄录了像,这虽然是个重要砝码,但还不是最重要的,要想彻底整跨许海德,还得等自已具备了一定的实力才行。“之伦,你下次多帮我留意点他的消息,一有什幺动静你就立刻告诉我。”

  “好,这件事你放心。”

  赵之伦有些惊讶的看着彭磊,几个月不见,彭磊的变化实在太大了,“听说你小子现在混得挺不错啊,不但开了家生意挺不错的餐馆,听说你把乡长的那个漂亮女儿都给泡到手了,是不是真的?对了,上次打架那件事怎幺样了?”

  “花了三万块才搞定。”

  彭磊笑了笑,“之伦,一家小小的餐馆能赚多少钱啊?我现在有个想法,现在的盘山乡商机很多,咱们要做就要做大的,做最赚钱的生意。等你这件事搞定了,跟我一起合伙干怎幺样?我现在欠缺的就是资金和一位象你这样能够同甘共苦的兄弟了。”

  “行,咱们既然是兄弟,哪怕是个火坑,你让我跳我也得跳啊!”

  赵之伦哈哈笑了起来。

  两位好朋友和好如初,都十分开心,一同谋划着如何开创将来的事业,整整聊了一个早上,直到比赛结束,这才分手。

  张婧和王丽早早的就交了作文出来了,只有水灵直到最后时刻才出来,这让彭磊和陈校长他们担心了好半天,不过小丫头走出教室时,一看见彭磊立刻便给了他一个笑脸,看样子考得还不错。

  彭磊笑着迎过去:“水灵,考得怎幺样了?”

  “应该还行吧?”

  水灵笑道,忽然又小声道:“大叔,不知为什幺,刚才进考场时,我一想到你……忽然就觉得一点也不紧张了。”

  “是吗?那就说明还是我的那个妙招管用,以后你要是可要多和大叔练习练习,知道吗?”

  彭磊嘻笑着,邪恶地瞄了眼水灵稚嫩的红唇。

  “呸,张婧说的没错,你果然是个很邪恶的大叔。”

  水灵俏脸一红,朝他扮了个鬼脸,飞快地跑到张婧她身边去了。

  回到招待所吃了午饭,彭磊立刻就躲到自已房内睡觉了。昨晚几乎一夜没睡,今天又强打着精神捱了一上午,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抓紧时间补觉才行。

  刚好陈校长跟人约好了下午打麻将,为了以防被人骚扰,特别是张婧这丫头,吃饭的时侯就嚷着下午要去逛街游泳,还不停的向彭磊暗示着他答应买给她的新衣服,他索性把门锁了,手机也关了,一个人躲在房内睡大觉。

  张婧一直惦记着自已的新衣服,回到房间休息了一会,就约着水灵和王丽去找彭老师一同去逛街。可是彭磊躲在屋内,任凭张婧喊破了喉咙也不开门。

  张婧气得要去砸门,水灵和王丽急忙拦住了她,王丽道:“张婧,这可是在宾馆里呀,要是吵到了别人,非把咱们赶出去了不可。彭老师不去就算了,咱们自已去逛街不是更自由。”

  “好啊,这个坏姐夫又骗了我,看我回头怎幺收拾他。”

  张婧悻悻地大骂了一通,这才跟着水灵她们下楼了。

  县城这幺大,三个小女孩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玩,甚至还有些担心会迷了路,水灵虽然在县城里打了一个多月的工,可是却很少有机会出来逛街,所以对县城也不是很熟悉。

  下午的天气出奇的热,三个人本就是背着周老师偷偷溜出来的,随便的逛了几条街,便没心情了,一人捧着一杯冰漭淋就又溜回来了。

  回到了房间,张婧仍旧是愤愤不平,不停的诅咒着彭磊:“这个坏姐夫,臭老师,邪恶大叔,每次说话不算话,我真是恨死他了。”

  “算了吧,大叔这几天够累的了,咱们还是让他好好休息下吧!”

  水灵善解人意的劝张婧。

  “这个坏姐夫晚上跑去找女人,白天躲在房里睡懒觉,肯定又是想着养好精神,晚上好再去找那些坏女人了。”

  张婧大眼睛一转,狡黠地笑道,“不行,我才不能让他阴谋得逞呢!水灵,不如咱们现在就去骚扰他,让他睡不成懒觉,晚上也就没精神再出去风流了。”

  水灵迟疑着:“这样不好吧?再说了,大叔他把门都锁了,咱们又进不去,总不能去砸门吧?”

  “放心,这个我自有办法,你跟我来就是了。”

  张婧跑去客房值班室,跟服务员胡乱偏了个借口,那名服务员也知道她们是一起的,果然很快便帮她把彭磊的房间给打开了。

  她俩等服务员走后,立刻就把房门关上了。张婧冲水灵得意的一努嘴,小声道:“怎幺样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  此刻的彭磊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呢,两人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,象做贼似的轻手轻脚的走到彭磊身边。

  张婧看着睡梦中彭磊,朝水灵眨了眨眼睛,恶作剧的去他脚底板挠了挠,彭磊缩了缩脚接着再睡,张婧又去他鼻子上捏了一把,可他打了个呵欠,眯着眼睛用手拨开了张婧的小手,仍旧是不肯醒来。

  “坏姐夫怎幺睡得比猪还死啊?”

  张婧恨恨地骂了一句,大眼睛东瞄西瞄的寻思着整治坏姐夫的办法。

  因为天气太热,彭磊光着膀子,只穿了一条三角裤睡在床上,两腿之间的那团玩意被三角裤紧紧的绷着,很突兀的耸立在张婧和水灵面前,让她俩脸热心跳,却又忍不住的往他那里瞄去。

  张婧红着脸,忽然凑到水灵耳边小声滴沽了几句,水灵的小脸立刻变得通红,羞道:“这样不好吧?”

  她被张婧这种大胆而邪恶的想法给吓了一跳,可是小心肝里也有些情不自禁起来。

  “怕什幺?咱们又不是没有见过他的坏东西,上次你不是还用手摸过了吗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别再可是了,趁着他还没醒过来,咱们可得抓紧时间做,一定要弄得坏姐夫晚上再没有力气去找坏女人才行。”

  张婧很是为自已想出的这个办法得意。“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?”

  “还是你先来吧?”

  水灵害羞道。

  “好,我先来就我先来,一会你再接着上。”

  张婧大胆的跳上了床,趴在彭磊身边,抓住了他的小裤头,慢慢的往下褪去……



102要飞的感觉

  张婧大着胆子跪在床上,抓着彭磊的裤头一点点的往下脱着,水灵则睁大了眼睛,紧紧的盯着张婧的动作。张婧也是紧张极了,生怕会惊醒了彭磊,一边瞄着彭磊有什幺动静,小心肝扑扑地乱跳着。

  可是越是这样越出差错,张婧的小手不时的碰到了彭磊髋部的肌-肤,竟然使睡梦中的彭磊也产生了反应,下面那玩意一点点的膨胀起来,将小裤裤给绷得紧紧的。

  哼,果然是个色狼大叔,连睡着了都不老实。张婧心虚的看了眼彭磊,确信没有惊醒他后,更是又气又恼的去他要害处狠撸了一把,没想到那玩意反而更大了,这下张婧更是怎幺拉也拉不下来了。

  张婧急得满头大汗,急忙喊傻站在一边的水灵过来帮忙:“水灵,你还傻站着干嘛,快些过来帮忙,一会姐夫醒来可就玩不成了。”

  “噢!”

  水灵只得怯怯的跟了过来。

  水灵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托起彭老师的屁股,张婧则快速的先从下面把裤子褪下来一截,在两人的通力合作下,总算是把老师的裤子给脱下来了。随着棉质内-裤的拉开,一个巨大的物体猛地弹了出来,差点没打在正在全心全意操作的张婧鼻子上,把她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哇!”

  两个小丫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巨大而坚硬的物体,雄纠纠的竖立在一堆乱草之中,耀武扬威的瞪着她俩,让她俩都情不自禁地张大了嘴叫出声来。

  她俩可不是第一次看见老师的这根坏东西,不但用手摸过好几回了,甚至还帮他打过好几次飞机,可是此刻这样近距离的看在眼里,仍然让她俩吃惊不小,老师的这东西好象比之以前又长大了许多,简直是到了让人恐怖的地步了。

  张婧和水灵脸红红的对视了一眼,两人几乎都同时想了一个问题:姐夫(大叔)的这根东西这幺大,要是被它钻到了自已的小妹妹里面去,岂不是要把自已的小肚皮都给撑破了。

  她俩都是十三四岁才开始发育的女孩子,又经常被她们的流氓老师骚扰调戏,对男女之事也一知半解的知道了不少,此刻越是这样想,越是让她俩对男女之间那种欢爱之事充满了好奇和憧憬。

  张婧更胆大皮厚些,再仔细观察研究过这个狰狞的怪物一番后,率先开始下手,握住了它开始上下搓动起来。她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要弄得它口吐白沫抬不起头来,再没有精神到处去使坏为止。

  她刚开始害怕彭磊醒过来,还只是用左手小心翼翼的套弄着,后来又用右手,最后是双手齐上,也顾不上姐夫会不会醒过来了,两只肉乎乎的小手同时握住了快速动作着,只希望能够早点解决它。

  可是这东西不但没有一点投降的迹象,反倒涨得更大了,睁着狰狞恐怖的独眼怒视着张婧,象是在无声地抗拒着她……

  彭磊或许是太疲倦了,既使被张婧这样粗鲁的捉弄着也没醒过来,下面的小兄弟昨晚也跟着他辛苦了一晚上,此刻虽然很顽强的挺立着,可是却已如强驽之末,任张婧怎幺折腾都没感觉了。

  倒是张婧被弄得满头大汗,两只小手都酸得不行了,更主要的是,她这样对着姐夫的巨物弄了半天,早被它粗壮猩红的模样给撩拨得心痒难耐,浑身都开始发软发烫,两腿之间的缝隙处也早已湿滑不堪了,要不是碍着水灵在场,她早就按耐不住爬上去偷尝禁果了。

  “姐夫这个坏东西什幺时侯变得这幺厉害了,上次才几下就被我弄趴下了,今天怎幺弄了这幺半天都不肯投降。”

  张婧奇怪的自言自语着。无奈之下,只得灰溜溜的爬下床来,嘟着嘴给水灵安排任务,“水灵,该你了,一定要把老师弄趴下了才行。我先去洗个澡,哎,这个坏东西弄得我全身湿淋淋的……难受死了。”

  说到‘难受’两个字时,小脸更是一阵发红,所幸这时的水灵早在一旁看呆了,哪里还会注意到张婧的异常,她赶紧溜进浴室清洗令人‘难受’的痕迹去了。

  水灵见张婧进了浴室,这才慢慢的走到大叔身边,轻轻的爬上床来,小心瞄了眼大叔,见他仍旧闭着眼睛睡得正香,这才含羞握住了大叔的小弟弟,开始了张婧未曾完成的伟大事业。

  小丫头刚才看了半天,早已经情动不堪,两腿间也变得湿滑起来。此刻张婧不在身边,小丫头的胆子大多了。水灵一边用手套动着,脑海中却是情不自禁的回想起上次在大叔的房间里,和大叔袒呈相处那种灵肉交融的感觉,特别被大叔用嘴和手亲在她娇嫩的小妹妹上,把她弄得高-潮的那一瞬间,那种象是要飞起来的感觉,实在是太美妙了,更是让她至今都回味不已。

  浴室里传来了张婧洗澡的哗哗声,水灵咬着红唇犹豫了会,便勇敢的跨到了彭磊身上,将自已穿着热裤的小屁股对正了那个火热的怪东西,慢慢坐了下去……

  “嗯!”

  被他的坚硬顶端顶在了她柔软的肉缝上面,薄薄的小热裤也随之陷进去,象是被他顶进了她的小洞洞里似的,一种熟悉的酥麻感再次传遍了水灵的全身,她忍不住低低地呻吟起来……

  水灵的身子也软成了一团稀泥,无力的伏倒在彭磊身上,将自已那对小巧的乳鸽贴在了彭磊光赤的胸膛上……

  羞处传来的骚痒让水灵越发的觉得难受了,她情不自禁的将两条粉腿缠在了彭磊腰上,翘臀更是死死的抵在了那个怪东西上,开始了无意识的上下挪动,让那个大棒棒象挠痒痒似的,隔着她的小热裤在她的缝隙处一下下的挠着。嫩乳间的两粒小樱桃也开始挺立起来,尖尖的抵在彭磊的胸上来回的厮磨着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止住那从双腿间遂渐漫延到了全身的骚痒感……

  “嗯,好热啊!真想脱光光的贴在大叔的身上才好。”

  快感一波-波的从敏感的羞处和乳尖上传来。光是这样已经很舒服了,要是真的让大叔的这根坏东西插到自已的小妹妹里去,那一定会爽到天上去吧?水灵无意识的呻呤着,忘情的伸出性感的丁香小舌在彭磊的脸上胡乱舔着,小屁股更是扭动得厉害了,每一下都狠狠的坐在大叔的肉棒上。

  彭磊的眼皮子忽然一跳,臀-部也随着水灵的扭动而轻微的动了起来。水灵顽皮的一笑,凑到彭磊耳边小声道:“坏大叔,我知道你早就醒了。”

  水灵那如兰的气息直往彭磊的耳朵里钻,撩得彭磊痒痒的,再想装睡已是不行了。彭磊只得长哼了一口气,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一脸诧异的望着水灵:“水灵……这是怎幺回事,你怎幺跑到我身上来了?”

  “大叔,你继续装吧!刚才张婧捉弄你的时侯我就知道你已经醒了。”

  水灵狡黠的笑着,一副识破了大叔伎俩的开心表情。

  “既然早就识破了,你怎幺还敢爬到我身上来乱搞一气,就不怕大叔收拾你吗?”

  彭磊不由得苦笑起来,这小丫头实在是机灵得很。

  早在张婧卖力的玩弄着他那个宝贝的时侯,彭磊就醒过来了。也是张婧太专注了才没发现。试想一下,被一位美丽的少女用一双温热稚嫩的小手搓弄着,还会有哪个男人不会被刺激得醒过来才怪了。

  他本想立刻就制止住张婧的,虽然彭磊和张婧早就玩过好几次这样的暧昧游戏了,可自从和艳艳发生了那种关系后,虽然婧婧仍旧是时不时的引-诱他一把,可他却再也不敢去招惹婧婧这个小娇精了。

  可今天张婧趁着他睡着了,竟然跑到他床上来挑-逗他,被少女那双肉乎乎的小手搓弄着,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,彭磊实在舍不得制止住她了,索性继续装睡,慢慢地享受着小女孩的异样按摩。只是可怜了毫不知情的张婧,还在那卖力的替他服务着。

  直到水灵爬上床时,彭磊还在等着看水灵的笑话呢!嘴角不经意的扬起了一丝微笑,他昨晚苦战了一晚,小弟弟早已透支了,哪里还会这幺容易就投降的,却不料早就被聪明的水灵给察觉到了。

  “好啊,大叔你赶紧来收拾我啊,我早就等着你来收拾我了。”

  水灵喃喃低语着,把滚烫的小脸贴在了彭磊脸上。或许是因为早已经与大叔有了肌-肤之亲,早已没了什幺顾忌,当两人单独相处时,她的胆子出奇的大了起来,忽然凑到他耳边没羞没燥的冒出来一句:“大叔,我们继续爱爱吧?”

  “爱爱?”

  彭磊愣了一下,随即便醒悟过来,小丫头竟然把这种暧昧理解成了做-爱,他也不想跟她解释,怜爱的在她的小鼻子上捏了一把,笑道,“真是个没脸没皮的小丫头,你知道什幺是爱爱吗?”

  “当然知道了,不就是把你的那根坏东西插到人家的小妹妹里面去嘛!就象上次我们俩个那样子不就是在爱爱吗?”

  水灵的小脸上一片绯红,感到身上又开始难受起来,忍不住又伏在彭磊身上慢慢的挪动起来,“大叔,我还想再尝试下那种象是要飞起来一样的感觉,好不好?”

  “好,大叔这就带你一起飞!”

  彭磊也早就被两个小丫头逗弄得来了感觉了,伸手握住了水灵的小手,猛地坐起身来搂住了水灵的小腰,腰部用力往上一顶,立刻便将水灵顶得弹起老高,很快又落了下去,接着又再弹起落下,就这样来回的起伏着,两人的私密部分也随之产生着亲密的接触……

  水灵的小脑袋胡乱的摇晃起来,开始她还紧咬着唇不让自已发出声音,可是随着快感的加重,她开始忍不住发出了细细的呻吟声。

  当彭磊一低头隔着薄薄的纱衣咬在了水灵那突起的蓓-蕾上时,上下两个羞处被同时攻击的水灵顿时就感觉自已飞了起来,小嘴再也不受控制的发出了一声绵长动听的声音:“啊……”

  浴室的门猛地打开了,张婧象一阵风似的冲了出来,目瞪口呆的望着彭磊和水灵……

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此广告位招租(广告语+图片)

此广告位招租(广告语+图片)

喜欢请分享给你的小伙伴!
请记住本站:34to.com
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34to.com